网课三两事

辛丑之年,多事之夏。暴雨狂风初歇,钉钉卷土重来。——题记

这个暑假,并没有经历太多想象中的“高三式焦虑”——暑期返校上课的进程不断被多年罕见的暴雨和狂风所打断。好不容易迎来了片刻安宁,紧张的疫情形势又让我们遇见了一位老朋友——钉钉。唉,又要上网课,虽然我们这群经历过“庚子疫情”的“熊孩子”早已是“网课老油条”……

兴奋的打开电脑,登录钉钉,进入班级群中的化学直播课:“同学们,这节课我们要讲……”化学老师这句话还没说完,大家就受不了网络延迟所带来的“音效增强”:“说的啥?”“听不清啊!”“卡死了!!”“老师你那网咋这么卡?”——互动面板瞬间被同学们的吐槽弹幕所淹没。一位调皮的同学在这时灵机一动:“好high的电音啊”“电音之王!”——“电音?啥电音?”老师也恰好看到了这条弹幕。不难想象,坐在屏幕后面的全班同学都被这句话逗得前仰后合。在这之后,化学老师在每次开播后,正式上课前都要问这句话:“同学们,能不能听见不能?卡不卡?有电音没有?”

卡顿的确是学生们网课体验的“第一杀手”,不过每当老师成为“高ping战士”,网上教学因此中断时,班级群就成了大家“欢乐的海洋”:各路段子手轮番上线,表情包交替轰炸。记得那次生物课直播因为卡顿而暂停,一位同学的俏皮话:“丙辰了网?”(怎么这么卡,难道你用的是化学老师的网吗?)瞬间引爆了班级群,大家争先恐后地用表情回复,那一条不过5个字符的消息框瞬间形成了一个壮观的“表情矩阵”——来自10多位同学的几十次表情回复浩浩荡荡的跟随在后面……

比起在线下课堂上的实时反馈与交流,在网课上互动可谓是相当困难:直播时互动面板上的显示延迟能高达数秒,也只能显示文字信息;连麦则允许观众使用摄像头和麦克风与主播交流,但一次连麦有长达半分钟的等待过程,能否成功取决于双方的网络条件,互动效果也受设备质量限制;视频会议也许是多方互动的最佳选择,但随之而来的也有更高的延迟以及故障率……

网课初期,年级提出了硬性要求:每节课都必须有一定数量的互动。但这很美好的互动愿景往往会变成这种画风:
“某某某,回答这道题,把答案发到互动面板上!”(经过了漫长的十多秒……)“在”——“谁叫你只回答一声“在”的,赶紧把你的答案发上去!”(又是漫长的十多秒……)“A”(那道题的选项)“老师,你点我的时候我就回复了,谁知道网络延迟这么大啊……”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在听课了。”……

后来,年级提倡进行连麦互动,但画风又变成了……

“某某某,连麦!”(几秒之后,互动面板上)“在”“没麦”——“早都让去准备了,你干什么去了?”
(老师使用互动面板上邀请某同学连麦)显示30秒等待倒计时……27……20……15……10……5……4……3……屏幕上方弹出一条提示:「嘉宾拒绝了你的连麦请求」……
(互动面板上显示某同学主动申请连麦)老师立即点击了“同意”,不出三秒,「嘉宾拒绝了你的连麦请求」……
(终于与某同学成功连麦)“好,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”“(好,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)老师,能听清吗?(好,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)(老师,能听清吗?)”“(好,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)(老师,能听清吗?)”这重音使得连麦根本就没法继续进行,老师又被迫停止了连麦。
(颇费周章的与某同学成功连麦,对方的麦克风质量不错。)“好,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。”“( QQ提示声)(微信电话提示声)(钉钉通知音)(播放的背景音乐声)好的……”“好什么好呀?你上网课就这状态?!”

当然,连麦也把同学们整得相当崩溃:“道理我都懂,但是凭什么一下午点我三次???”——一位同学在QQ群里大倒苦水。

有一次,英语老师想检测一下大家的作文背诵情况,就兴致勃勃地开启了视频会议,并选择了“课堂模式”……

“好,同学们,准备上课。”(数十个麦克风传来的各种嘈杂声响)“我开启全员静音了,这节课我们要检测作文背诵,一会儿背诵时大家再把麦克风打开。”“摄像头没有开启的同学抓紧开启。”“大家调整一下摄像头的位置,让我在屏幕上能看见你。”“诶,那谁谁谁,谁允许你退出课堂的?赶紧再进来!”“那谁谁谁,你手里的零食放下!在课堂上给吃饱喝足了,一会儿先提问你!”“好,我在视频会议中共享了一个课件,大家能看见吗?”“老师,这里不显示。”“老师,我用手机看不见。”“电脑端一切正常。”……

自习课也是用视频会议的方式来进行的,屏幕上所呈现的完全就是“自习众生相”:有人在堂而皇之地进行“吃播”;有人的书旁边还放着一个碗;有人利用视频会议的邀请功能把其他班的同学拉入会议中;更有甚者,把“虚拟背景”玩得“淋漓尽致”:背景换成了“厚大法考”,一低头还能看见罗翔老师;有人把背景换成了月球,仿佛身处于“太空自习室”;那次老师不在,由课代表组织视频会议的机会,有人把《奥特曼》视频片段作背景循环播放,有人开启了屏幕共享,公然进行“抖音外放”……

其实,抛开网络延迟不谈,钉钉依然是一款极为强大的在线学习工具。每当需要与同学交流学习问题, QQ都不用打开——直接发钉钉消息,要是一直显示“未读”就 Ding 他一下;本用于显示工作状态的“我的状态”功能也被我们学生的玩出了新花样——个性签名:“正在打排位”、“TIMI中”、“正在享受生活”、“就是玩”、“正在正在正在正在正在中”、“在做了在做了,1%”……

老师们也在努力用钉钉“扳回一局”。自从一位老师发现“直播签到”功能,很多老师纷纷采用——实在是太好用了,课堂中冷不丁地发起一个签到,就能瞬间让那些挂机的同学“无所遁形”。即使是上网课,也要组织考试的。老师们吸取了上次网课期间“作弊互助群”猖狂的教训,加强了监督力度:试卷在每场考试提前半小时才发送给家长打印,考试期间要求全程视频,学生和负责监考的家长必须同时出现在画面中。即使是如此努力,依然阻挡不了某些同学的成绩有水分,那就让他咎由自取吧。

终于,我们熬过了这漫长的24天,这次难忘的网课将结束。返校之后,我们依然是距高考只剩下280多天的高三学子。

愿一切顺利。

本文为作者羊驼哥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!
313
4
1
发表留言

    14天前

    高三党,加油!

      羊驼哥作者
      13天前

      谢谢大佬的鼓励!

    凌宏弧月
    2个月前

    同高三,共勉吧!

      羊驼哥作者
      2个月前

      2022年高考加油!!!

网课三两事
辛丑之年,多事之夏。暴雨狂风初歇,钉钉卷土重来。——题记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继续阅读
August 29, 2021
alpaca++
blogger
羊驼哥
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。
统计
文章:15 篇
分类:0 个
评论:88 条
运行时长:1年257天
by yoniu.
alpaca++